本來想寫篇關於昨天去歡樂世界玩的開心事,
但今天的遭遇把昨天的精彩都掩蓋了

七點多自然醒,既然是美麗的星期天,
就繼續賴床,直到接近九點再次醒來。
伸著懶腰,心想

嗯,再不洗衣服,明天就得裸體上班了

憑藉著一股羞恥感的力量,起身往陽台走去。

今天廣州陰天,風吹來涼颼涼颼。
穿著T+四角褲的我,
顧不得涼得直冒雞皮疙瘩,
一心只想趕緊把衣服全扔進洗衣機,
然後再跳回床上。

心滿意足的按下啟動鍵,
轉身把手伸向喇叭鎖

喀喀(咦?)

喀喀(難道?)

喀喀喀喀喀(XXXXXX!)

我竟然把自己反鎖在陽台了。
此時,已無任何睡意了。

冷靜,我要冷靜。
察著四周,盤算著怎麼解困。

陽台旁邊就是廁所的窗戶,
翻過陽台圍牆,有個小小的平台可以走。
我伸手把窗戶扳開,
仔細端詳的那窄窄的縫

就算我順利走過去,可能也鑽不進去。
應該可行,但是一失足就真的會掛。

心想還是不要冒險,
寧可工作累死異鄉,也不要意外客死異鄉。
而且還穿著內衣內褲,很丟臉。

憑藉著一股羞恥感的力量,我打消了這冒險的念頭。

仔細端詳陽台的門窗,用腳輕輕踢了踢,
如果用力一點,應該可以把玻璃打破。
要破門的?還是窗的?窗戶玻璃卡小塊,應該比較便宜

拿起了掃把,墊了塊抹布,預備好刺槍動作。
嗯,電視上說窗角的玻璃最脆弱。
奮力地向前刺去
刺歪了。

又來回試了幾下,失敗。 

嘖,還有甚麼硬物可以用,
這時看到了郵購的啞鈴,
感謝上帝讓我這麼不愛運動,放在陽台還能救命。

把中間的橫槓取了出來,挺沉的,跟榔頭很像。
很好,就是你了。這次不能失手。

奮力往窗角那最脆弱的地方敲去。
@@沒破
再敲
@@沒破,連個刮痕都沒有
換邊敲
@@沒破!!!
卯起來狂敲迴盪著敲打的巨聲… 

一個胖子,一根棒子,
如果頭上在綁個毛巾,
太鼓達人

這甚麼鬼玻璃~~~~我崩潰了。

陽台的另外一邊,是樓道的走廊,
有個窗戶,但是有點距離。
於是我就把掃把伸過去掛著,
想說如果有人經過,應該會注意到。

等了半天,終於來了個大嬸。
解釋了半天,請她幫我跟物業(管理室)說一聲。 

後來等了半天,守衛來了,
隔著窗問我發生甚麼事,
我就說我被反鎖在陽台,
他伸手說:給我鑰匙,我幫你開門。
(大哥啊,我有鑰匙還需要麻煩你嗎?)
又扯了半天,
他這句更經典:
我先下去,你可以打電話給物業,物業的電話是
(我都快哭了,我有電話還需要等到這時候嗎?)

總之,
當我順利的進到屋裡時,已經是中飯時間了。

 

然後,
晚上出門,又把自己反鎖在外面。

結論,
2010425,不宜在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果先生 的頭像
果先生

果先生家

果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